欢迎来到 - 青寒小说家 !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感人故事 >

4萬多張可愛可敬的面孔4萬多個感人至深的故事

时间:2020-05-18 07:55 点击:
3月4日,李舸在武漢火神山醫院重症醫學一科現場採訪拍攝攝影/徐訊 3月6日,中國攝影家協會小分隊在武漢為援鄂醫療隊隊員拍攝肖像攝影/魯澧 3月8日,中國攝協小

原標題:4萬多張可愛可敬的面孔 4萬多個感人至深的故事

4萬多張可愛可敬的面孔4萬多個感人至深的故事

  3月4日,李舸在武漢火神山醫院重症醫學一科現場採訪拍攝 攝影/徐訊

4萬多張可愛可敬的面孔4萬多個感人至深的故事

  3月6日,中國攝影家協會小分隊在武漢為援鄂醫療隊隊員拍攝肖像 攝影/魯澧

4萬多張可愛可敬的面孔4萬多個感人至深的故事

  3月8日,中國攝協小分隊成員在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院中法新城院區為醫護人員拍攝肖像 攝影/曹旭

4萬多張可愛可敬的面孔4萬多個感人至深的故事

  武昌方艙醫院休艙前的最后一夜。李舸(右)、中國攝影報副總編輯柴選(中)與醫護人員共值夜班 攝影/沈伯韓

  新冠疫情下,中國攝影家協會主席、人民日報攝影記者李舸和他的100多名攝影隊員,不懼危險、逆行武漢,拍攝4.2萬多名援鄂醫療隊員摘下口罩,露出可愛可敬的面孔的瞬間,也記錄了4.2萬多個感人至深的故事。

  就在5月15日,剛剛結束醫學隔離觀察的李舸接受北京青年報記者專訪時稱,為4.2萬多名援鄂醫療隊員拍攝肖像、為歷史建檔,這麼龐大的工程在世界攝影史上幾乎是沒有過的。“這群像背后,彰顯的是不屈不撓的中國精神,以及抗擊疫情當中的民心國力,同時也為援鄂醫療隊員提供了一次釋放壓力,舒緩心情的機會和理由,打開了一道情感的閘門。”李舸還透露稱,今年6月,國家博物館將以他們拍攝的這4.2萬多名援鄂醫療隊員的肖像為主題,舉辦大型的攝影展覽。

  工作量大

  100多人為4.2萬多醫護人員拍攝

  北青報:李主席,談談您作為領隊,帶領中國攝影家協會隊員赴湖北採訪拍攝4.2萬名援鄂醫療隊員的初衷,對於這麼龐大的工程量,你們具體是怎樣開展工作,做好任務分解的?

  李舸:2月20日,中國攝協赴湖北抗擊疫情攝影小分隊一行搭乘高鐵到達武漢。此番主要任務就是要為全國各地馳援湖北的醫務人員拍攝個人肖像,記錄他們救死扶傷的精神面貌,同時也是為歷史留檔。

  可以說,拍攝4.2萬余名援鄂醫療隊員,這麼龐大的工程在世界攝影史上幾乎是沒有過的。雖然在抗日戰爭時期,我軍戰地記者也曾為敢死隊員拍攝過肖像,但那時由於物資匱乏,拍攝的人數極為有限。

  況且面對這次新冠疫情,我們攝影小分隊一行5個人,拍攝力量是遠遠不夠的。所以在出發前,就已經開始跟赴湖北採訪的多家媒體記者溝通聯絡拍攝事宜。此后,湖北武漢、河南的攝影團隊、人民畫報的團隊陸續加入,還有幾位醫療隊裡愛好攝影的醫護人員參與,一共有100多人組成了一支強有力的拍攝團隊。

  拍攝隊伍雖然整合了,但無論是工作量,還是拍攝環境均困難重重。起初,我們攝影小分隊,一組兩人,在醫院裡隻能是醫護人員交接班的時候拍攝,這樣一天下來才拍50多人,效率不高。而且我們每天長達十多個小時在醫院的各個病區穿梭,不僅自己的體力精力承受不住,還增加了被感染的風險。

  后來我們在中央赴湖北指導組宣傳組的統一安排下,在國家衛健委宣傳司的協調下,與各個醫療隊的領隊溝通,去他們駐地酒店拍攝。這樣,拍攝效率迅速提升,最多時每人一天可拍攝一支醫療隊,180多人。3月底我們的拍攝任務基本上就已完成了。這其中,我自己拍攝的醫務人員肖像有2000多張。

  拍攝瞬間

  選好角度抓拍醫護人員摘口罩

  北青報:在疫情一線抗疫的人們,都穿著厚厚的防護服、將自己包裹得嚴嚴實實,這樣的裝備是否增加了你們的拍攝難度,那麼你們又是如何克服這一困難的?

  李舸:是的,首先對於醫護人員來說,他們穿著厚厚的防護服在病區工作四五個小時。如此長時間、高強度的救護工作是非常不容易的。

  那麼選擇什麼時候保証拍攝順利進行,又不增加醫護人員的負擔就顯得尤為重要。通常,在醫院有兩個拍攝的時間窗口,一個是醫護人員從病房交接班出來,吃飯前的空當,這時候總得摘下口罩,可以拍攝到他的面孔。再有一個就是從病區出來后在緩沖區進行洗消,進入淋浴間的前一刻,醫護人員會把口罩扔到垃圾桶裡。為此,這個時間卡得很緊,每人隻有一分鐘左右的拍攝時間,而摘口罩的這個動作也隻有短短幾秒鐘。這就需要我們攝影師提前做好工作預案,選好角度和場景,按動快門,抓拍下這一瞬間。

  值得一提的是,這次的援鄂醫療隊員裡,90后、00后的年輕人有一萬多人,而且大多是女性。她們平時很在乎自己的容貌和精神狀態,經常會自拍一些美顏照片。而當她們從病區裡走出,摘下口罩,臉上有疲態和勒痕顯現時,有人不大願意被拍攝,所以我們完全尊重她們的意願,說可以,我們就拍。不願意馬上拍的,我們就等她狀態調整過來,再去拍。

  另外,除了拍肖像,我們還在病房裡對醫療隊員進行新聞採訪。穿著厚厚的隔離服,戴著口罩,隔著起了霧的護目鏡,有時看不清照相機鏡頭裡的影像。另外剛開始我們進“紅區”會把相機裹上保鮮膜,結果發現這樣不但取景更困難,而且保鮮膜的縫隙和褶皺,還不容易消殺干淨。后來隻好將保鮮膜撕掉,提著裸機上陣,回到駐地賓館,用酒精消殺照相機鏡頭。

  釋放壓力

  幫醫護人員打開情感閘門

  北青報:您自己拍攝了2000多張醫護人員的肖像,這其中哪幾張讓您印象深刻,最能打動您?

  李舸:這裡面沒有“最”。在我看來,我們抓拍下的不僅是4.2萬多張可愛可敬的面孔,也是記錄了4.2萬多個感人至深的故事。他們每個人身上都有閃光點。我們除了給他們拍攝照片以外,還錄視頻,讓他們說出此時此刻最牽挂的人,這樣的短視頻大概錄了好幾千人。他們面對鏡頭都真情流露,有的說自己父親去世了,疫情結束后,要到父親墳頭上一炷香﹔有的說自己的兩個母親(母親和婆婆)都住院了,無法抽身照顧,就在醫院裡盡心盡力護理好別人的母親﹔有的說自己在這裡抗疫救人,沒有陪自己的寶寶走出人生第一步,很遺憾……等等,這讓我看到了特殊時期呈現在他們身上的舍小家為大家的情懷與擔當。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